媒體聚焦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媒體聚焦

【中國能源報】端午麥收緊相連

信息來源:福能集團本部 發布時間:2019-09-24

  中原土地上長大的我,對端午節的印象不僅有屈原、粽子、龍舟,還有熱火朝天的麥收。

  四十年前,我的家鄉也遍布竹林,許多村子隱藏在一片片茂密的毛竹和斑竹林中,家家戶戶靠竹生活,家里使用的桌椅、板凳、床、柜都是竹制的。上世紀八十年代,北京動物園的熊貓就曾以這里的嫩竹作為主食。

  每年二三月份,竹筍已亭亭玉立。孩子們紛紛跑進到竹林,采集脫落的筍葉。抬頭仰望翠綠挺拔的新竹,其頂部已經生成一把蓬蓬松松的綠傘,中下部的筍葉則發黃、卷曲。握住竹竿輕輕一搖,一尺長的棕黃色筍葉便紛紛揚揚脫落下來。筍葉撿回家,放在大鍋里煮成黃褐色,非常柔韌結實。

  麥收時節,也恰逢端午節,粽子是農家最方便、實惠的食物。白天洗凈泡好的糯米、大棗、花生、糖塊,連同再次蒸煮的筍葉準備好,晚上圍坐在竹林的院子中間,一家人說說笑笑包扎粽子。兩片筍葉交叉對折成一個小兜,里面抓一把潔白的糯米,兩頭塞進鮮紅的大棗、花生或糖塊,筍葉反過來一裹,細繩綁扎。鍋臺上的大鐵鍋里燒好開水,粽子放進去,一會兒功夫,院里、竹林里都飄散出糯米和竹葉的清香。粽子煮熟后要盛在一個水桶里,然后吊進自家井底,用清涼的井水“冰”一晚上。

  第二天,撈出冰涼的粽子,解開細繩,打開粽葉,潔白軟黏的糯米,包裹著深紅色的大棗,再蘸上桂花醬,咬一口,米的軟黏、竹的清涼、棗的甜潤、桂花的濃香融合在一起,從口到心,從心腹到頭頂都感覺到一股涼爽和通暢。

  粽子盛在大水桶里,隨吃隨撈。大人孩子收麥回來一身疲憊,進屋先剝倆粽子,吃進肚,消暑充饑,清涼解渴、香甜解饞。基本整個麥收期間,粽子就是家家戶戶最便利、可口和香甜的食品。

  “麥黃一晌”,五月成熟的麥穗在烈日的暴曬下,一晌午就變得焦黃,必須分秒必爭地搶割、搶收。農場的大型收割機按順序排成行,依次圍著麥田由外到里的掃割、吞進、碾軋、吐籽、倒出麥秸。廣闊的麥田被濃郁的麥香與草香彌漫,一派收獲的繁忙氣氛。

  從六七歲開始,我就加入了麥收“大軍”。挎個竹籃、拿把剪刀,一大群孩子到收割完的麥田里拾麥穗,一天定量20斤,完成任務有獎勵。再大一點,拖著鋤頭,帶把鐮刀,到麥田里填河溝,或把地角的麥子收割干凈。初中時,跟著解放牌大卡車,在麥田、曬麥場來回奔跑,收割機卸麥子時推平車箱里的麥堆、堵塞縫隙。上了高中的大孩子,要協助大人夜間看護麥田、麥場、倉庫。女孩子負責收集撿來的麥穗,裝入大麻袋,用大桿秤稱重、裝車運回,或者給麥田的父母兄弟姐妹們送水送飯。

  從收割、晾曬、到歸庫,麥收前前后后需要一個多月。除了勞累與炎熱,漫長的麥收季節也充滿了樂趣。

  當收割機團團收割到麥田中心時,集中在里面的野兔、野雞會炸窩般四散奔逃,孩子們大喊大叫、追捕獵物;夜間守護麥子饑餓難耐,幾個孩子在麥田的機井泵房里,點起一小堆篝火,燒烤起幾把剛剛發黃的麥穗,咀嚼焦香清甜的麥粒。佐菜是白天捕捉到的麻雀、野鴿,泥巴一裹,丟火堆里熏烤,體味“叫花雞”的香甜。

  時光匆匆,每到端午就會想起麥收,每到麥收又會想起端午。吃到面食,就想起麥子收獲的艱辛,品嘗到粽子,就想起家鄉筍葉粽子的香甜。還有,那一段風風火火的勞動記憶。

  (作者周國利供職于福能晉南熱電有限公司)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 【瀏覽次數10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