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體聚焦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媒體聚焦

【學習強國】鐵軌延伸的方向

信息來源:福能集團本部 發布時間:2019-09-24

福能集團永安煤業柯坑礦黨政管理員陳君英撰寫的文章《鐵軌延伸的方向》被中宣部“學習強國”學習平臺錄用。文章可在學習強國APP“文化”欄目文化廣場“我和我的祖國”征文查看,或在學習強國網站“我和我的祖國”征文版塊查看。

題記:福建能源集團前身是福建煤炭集團,依靠煤炭發展而來,而福建煤炭從1958年建礦之后,幾經風雨,幾經停關復工,在許許多多煤礦工人的奉獻中,不斷為福建為祖國提供了能源保障,煤炭燃燒的火焰不僅給了祖國輝煌崛起的動力,也給了福建能源集團有如鳳凰涅槃的重生。我自小隨父母扎根于煤礦,一條條鐵軌深深地烙在我們礦山人的記憶中,正是這一條條鐵軌馱著礦工的理想奔向輝煌的中國夢。不以滄桑論往昔,只看今朝強盛時!

建國初期,在福建深山中,很難看見軌道,更不要說火車鐵軌,即便是承載井巷運輸的鐵軌也都難見;我們這一代七零后的“礦二代”卻是印象深刻,因為我們自小便生長在礦山里,看慣了那一車車煤炭沿著軌道前行,然后倒入了煤倉里,我們的人生也是沿著軌道前進,從校園到工作,一直離不開礦用軌道的牽引,一條無形的軌道就深深地烙在記憶中,影響我的一生。

福建是缺煤的省份,為了擺脫能源供應的制約,省內各地開始在深山里尋找煤炭資源;那時候,生產條件很差,職工生活環境十分惡劣。建礦初期,生產工藝原始、落后,井下作業全都依靠手工操作,挖煤用鋤頭,掘進靠鋼釬、大錘,爆破用土制炸藥,照明用蠟燭和“臭土燈”,運輸靠肩挑,“上班一身煤,下班一盆水”,職工最初每天只有五角錢的伙食費補貼。據史料記載,福建煤礦最早在1958年興建,不論條件多么艱苦,在北方煤礦專家的支援下,雖經歷短暫的停建,但福建煤礦建設依舊從無到有,從小到大,從無序開采到正規開采,每一個步伐都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,福建能源集團矢志不渝地依托煤礦的發展,以能源供應,為福建經濟騰飛提供基礎保障。

“誰言女子不如男,敢叫一巷幽暗綻光芒!”1976年,在福建最早建設的煤礦柯坑煤礦,首支女子掘進隊107隊成立。現如今,隨著改革開放,女職工已退出了煤礦現場作業,但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里,因為福建人對于煤炭的渴求,許多年輕女性毅然奔赴煤炭開采最前沿,沿著鐵軌延伸的方向與男性職工一較高低,成就驕人業績!

到井巷去工作,已然是不小的挑戰;到一線去作業,對于女性職工來說,是巨大的挑戰!改革開放初期,煤礦生產設施很簡陋,工藝落后,生產環境不容樂觀,一盞燈弱弱地挑開幽暗的井巷,在纖細的鐵軌引領下,不斷地向前行走,直至作業現場。

女子掘進隊多是年輕礦嫂、知青,為了能獲得一份煤礦工人的正式身份,已婚的或是未婚的礦工女兒紛紛加入了這支隊伍中。

“男人能干的,咱們也能干!”一頂礦帽、一盞礦燈,一身藍工裝,一雙長膠鞋,這群年輕的女性以一股豪情忐忑地走向井下,她們有的背著炸藥,有的扛著工具,在隊長游尊遞的帶領下,奔赴井巷作業現場;礦帽遮不住那一束秀發飄逸,更擋不住女性的嬌美、嬌小的身軀。這群女掘進隊員們在煤礦走出了一道靚麗風景線。

據了解,隊長游尊遞是福建平潭人,隊書記是羅著林,邱淑珍是女子掘進隊的副隊長。

“我們當初的打鉆師傅是鄭朝歪。”陳秀香回憶當初在井巷學打鉆的情景說,這些年輕女職工入井之后,便勤于學習井巷的各項操作技能,如打鉆布置炮孔、裝藥、支護等等,但凡男性職工干的活兒,這些女掘進工們都得學會。井巷掘進作業,最耗體能的就是清理矸石,正常情況下,每一茬爆破的矸石需要出矸石十多車;早先的井巷礦車是漏斗狀的,還算輕便,一車估摸能裝一噸左右的矸石或煤炭,女子掘進隊員兩人一組用手工進行清理,正常情況下,清理一車矸石或煤炭,需要花費十幾分鐘時間,一茬爆破的矸石量要花費兩個多小時,體能消耗非常大,如果碰到巖層破碎的,整個班都得進行這項清理工作。這幽深的井巷里,不知浸透了多少女子掘進隊的汗水!

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,這支女子掘進隊宣布解散,女隊員們便分配到礦井各崗位,不再從事一線作業了,談及這段歷史,早已退休的女子掘進隊員們仍然記憶猶新。

建礦初期的煤礦運輸是木制軌道,這也是我不曾想到的;一輛輛笨重矸石或煤炭,竟行走在木制軌道上,運輸工人就像拽著韁繩一樣,在前方拽著煤車,后方多人在用勁地推著,煤車就沿著木制軌道滑動!“巧奪天工”,就是對勞動人民的贊揚,只有經歷困苦的礦工們才能把智慧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,才有木制軌道的傳說。之后,隨著國家發展進程的推進,煤礦也漸漸得到發展,煤礦運輸也有了鐵軌,從8公斤的細鐵軌,到30公斤的大軌道,煤礦供應的煤炭給了國家發展的動力,而國家發展給了煤礦脫胎換骨的力量,彼此相輔相成。

1990年,我畢業后就頂著父親的崗位,沿著父親工作的軌跡繼續前行,用頭頂上的礦燈照亮我前行的方向。至此,煤礦井巷運輸已經脫胎換骨了,全部使用正規運輸軌道,即便是枕木鋪設也是按照火車軌道標準鋪設的。父母曾對我們說,福建是缺煤的地方,在煤礦工作就是一份“鐵飯碗”,是摔不破、打不破的“鐵飯碗”。

煤礦建設初期是靠獨輪車或肩挑手提進行煤炭運送,再后來是用木制軌道以及一條細細的小鐵軌,隨著改革的進行,軌道也漸漸寬了起來、重了起來。

我剛參加工作不久,便接觸了正規的火車鐵路,那是一次去省城培訓,坐在“哐當哐當”的綠皮火車上,看著穿梭而過的大鐵軌,感覺很是新奇。從煤礦運輸到省際交通運輸,鐵軌顯示出驚人的力量,而我還未感覺到這股力量的神奇之處,它可以改變國家發展,可以改變我們每一位礦工的命運!

如今,礦井在發生巨變,原先單純依靠煤炭開采的福建能源集團也實現了華麗變身,非煤產業已大放異彩!改革,推動著福建能源集團走向更遠的目標。

福建煤礦承載著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人的驕傲與自豪,這里的煤炭燃燒著特別的火焰,被青春、汗水和鮮血、智慧澆灌出來的煤炭,在燃燒之時,總會有股神奇的味道彌漫出來,總會有別樣的光亮在閃爍。

經歷了福建煤礦艱辛的奮斗歷史,領略了改革開放以來的無限風光,鐵軌見證了時代的變化;而我們也在祖國偉大變革中,感觸著新時代的雄偉壯觀,一股股奮斗的力量,有了非凡成就!(陳君英)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 【瀏覽次數1784